桂林医疗人才“火线抗疫”故事

2020-02-07


前言:“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连日来,全市医疗卫生专家人才积极响应桂林市委、市政府号召,在抗击疫情一线奋勇作战、贡献力量,涌现出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彰显了医疗人才的医者仁心和责任担当。


桂林医疗人才“火线抗疫”故事(一)

——主动请缨奔赴武汉抗击“疫情”


“抗疫”一线感召入党

林云,作为桂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首批援鄂抗疫医疗队队员兼队长的林云,是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还是桂林市流感与禽流感防控委员会成员。他长期扎根医疗一线,技艺精湛,对于呼吸系统疾病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曾经参与过抗击非典、甲流、禽流感等“战役”。

此次疫情发生后,他再一次主动请缨:“灾害无情人有情,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们医护人员的天职,在党、国家、人民、武汉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奔赴前线,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林云面部被防护面罩口罩勒出了一道道印记


问及对前线的疫情是否会害怕时,林云直言不害怕,他表示正常的防护、严格的隔离下完全可以避免感染这次疾病,队员们相信,在大家的齐心努力下必将战胜这次疫情,圆满完成任务。根据工作分配,他们的主战场在黄陂区中医院。“踏进病房那一刻,真的很激动,因为自己是广西首批进入隔离病区工作的医生……看着一个个病人得到妥善收治,这让我们心里很有成就感,再苦再累,一切都值得。艰苦不怕,病毒我们也不怕,我们有信心,一定能不辱使命,遏制疫情。”林云说。


林云医生在武汉抗疫一线递交的入党申请书


1月31日,在武汉抗疫一线的第五天,林云毅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现在,我身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第一线,身心经历、所见所闻,让我更深刻的领会到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体会到了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的人民群众的伟大,更坚定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信念和决心。我将自觉的把此次抗击疫情的急难险重任务作为锤炼自己意志作风的重要机会。”


“我没有结婚,我先上!”

武萌,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呼吸与危病重医学科医生,广西首批出征援鄂抗疫医疗队成员之一。


武萌主动申请支援“抗疫”一线的微信短信


得知武汉抗疫需要驰援后,他毅然向领导发出了请战书:“我没有结婚,在桂林就自己一个人。以前也参加过技能竞赛培训,常规隔离技术和护理技术也有一定的基础。后勤,护理,医疗岗位都可以去干。年轻人,抵抗力也高。有需要不管是去武汉,还是支援桂林基层,我都可以的。家里人也很支持我。”

1月27日,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首批医生奔赴武汉支援。由于出征队伍突然要提前出发,还在从陕西返桂火车上的武萌焦急不已,他立马在长沙下车,买飞机票赶往南宁,到南宁与大队伍会合后前往武汉驰援。


最帅男护士长直飞武汉“战疫情”

“国家有号召,医护人员就有响应……我有多年的重症监护专业经验,而且经历过非典,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我们一定和全国的医疗队一起,战胜疫情,凯旋归来!”奔赴武汉“抗疫”一线前,李强表达出了医疗人才战胜疫情的担当和决心。

李强是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核医学科护士长,他和妻子都是医护人员,本来两人都想请缨上阵援助武汉,但考虑到孩子太小,妻子还是留下来照顾家里,由丈夫李强奔赴第一线。从接到通知到出发,仅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李强平静地收拾了一些必需品。

1月27日下午1点多,李强和同事匆匆扒了几口快餐便立即登上开往南宁的大巴车。当天晚上8点,他们就从南宁乘坐专机直飞武汉,千里驰援。

李强奔赴武汉“抗疫”一线前接受媒体采访



桂林医疗人才“火线抗疫”故事(二)

——敢为抗疫主力军,勇上一线主阵地


“抗疫以来,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马礼兵,医学博士,桂林医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美国西俄勒冈大学访问学者,是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桂林医学院呼吸病学专业学术带头人,同时身兼欧洲呼吸学会会员、中国高等医学教育学会临床医学教育研究会诊断学分会青年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呼吸康复专业委员会呼吸慢病康复学组委员等多达十个职务。

这一次,他当仁不让地担任了桂林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承担着重要的医疗救治任务和防治工作。连日来,他不停奔波于桂林市各医院进行会诊和救治,忙碌于专业指导医联体医院如何进行疫情防控。

马礼兵投入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诊疗工作


“抗疫以来,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这简单的一句话背后,是马礼兵连续十多天奔波忙碌于抗疫一线后的坦然。大年初一,他主动下到全州、灌阳和恭城医联体医院,排查疫情和指导防疫救治工作。他在医院开通了咨询新冠肺炎公众号,第一时间用专业知识免费为网友答疑解惑,同时还培训一批专业的医护人员,调动全科室的人员参与免费咨询。


首个提出封村隔离防疫措施

“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值得,因为我们在护卫大家的健康。”这是桂林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李春凤发自肺腑的感慨。

李春凤,桂林市医院感染管理质控中心主任,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感染管理科科长。自疫情发生以来,她严格执行各项部署,从严把关、从细落实,时刻做好医院的联防联控。“我必须要做好疫情监测、预警,风险的发现和识别,避免发生医务人员感染和医院感染的爆发。哪怕再苦再累,我都要做好这个事情。”连日来,她马不停蹄前往恭城、全州、灌阳、甲山和长海医联体开展疫情防控培训,提出了广西第一个采取封村隔离措施的方法防疫。

李春凤所在的医院感控管理科有3名同事参加了援鄂抗疫医疗队,在工作量大、人手缺乏的情况下,她从大年三十开始没有休息过一天,哪怕只有1个小时的午休她都是在工作。“她们去武汉战斗,我们在桂林战斗,我们有责任指导桂林的医护人员守护好桂林。”


李春凤在指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疗救治工作


严防死守,当好生命的“守护使”

钟荣,医学硕士,桂林医学院教授,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广西医学会危重症医学分会委员、肠内肠外营养学分会委员。曾在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ICU进修学习,从事急、危重病医学工作20余年,对急危重症病人的救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

作为桂林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在全市未全面正式启动疫情防控时,钟容就在科室早做准备,早做布置——“凡是有发热,肺部感染的,短期内无法诊断清楚的,直接送到重症医学科,我们已把单间腾出来,用于病人隔离和救治。”这是一个具有专业医疗知识的医者远见,更是一个具有强烈责任意识的医者担当。

钟荣与同事奋战在“抗疫”一线


“作为守护病人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有需要,我们随时做好准备,严格按照规定尽全力救治每一位病人。”此次医院驰援武汉的医疗队中,重症医学科的人员占了大部分。在临床工作压力大、人手缺乏的情况下,他主动派出医务人员出征。

“这是每一个医务人员都在做的事情而已,只要有需要,我们义不容辞。人员可以调配,工作可以协调,但是驰援武汉容不得讨价还价。”他说,“长久以来,家人早已习惯了一个电话就离家赶回医院的情况。”这是一句作为医生最平常的话语,但也是一个医疗卫生专家人才履行使命的实际行动。


桂林医疗人才“火线抗疫”故事(三)

——舍小家为大家,坚守“抗疫”主战场


自疫情发生后,南溪山医院、桂林市第三人民医院被确定为桂林市级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的两家定点医院。1月24日,南溪山医院收治了桂林市首例确诊病例。为全力救治病人,医院上下迅速行动,及时成立医疗诊治专家小组,医务人员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抗疫第一线。2月3日下午四点,广西桂林市首批4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治愈患者从自治区南溪山医院出院。


抗击疫情的“桂林经验”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必须勇敢地站出来,迎难而上,一辈子能有机会参加一次这样特殊的战斗,人生的经历会更有意义。”蒙建凤,南溪山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负责人,曾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访学,中国肺癌防治联盟肺结节诊治分中心、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中心南溪山医院负责人,担任广西预防医学会呼吸病预防与控制委员会常委等多个职务。

临危受命,这位医术精湛的女专家被任命为南溪山医院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兼感染疾病科临时负责人,她不仅要带领大家担负起救治病人的重任,也有责任把整个团队安全地带回来。


蒙建凤与医院专家组讨论分析病情


为了阻断感染源,她以医院为家24小时待命,甚至连丈夫和2个孩子的电话视频几乎都没有接通过。在抗疫过程中,她和她的团队积极探索形成桂林经验。“现在全区都跟我们请教治疗重症和危重症的经验。我曾在武汉读书,同学分散在武汉同济、协和医院。每天,我都与他们分享、讨论病人病情,从武汉那边借鉴了各种治疗方案,形成了桂林经验。”经过专家们夜以继日的治疗,截至2月7日,桂林市共有5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治愈患者从南溪山医院出院,自治区专家组对南溪山医院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医疗救治工作表示了极大的认可。


夫妻双双把“疫”抗

李观,桂林市第三人民医院呼吸科的主治医师,是第三人民医院第一个进入负压病房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的医生。此前,他的妻子唐慧京已经作为桂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志愿者加入广西首批援鄂抗疫医疗队驰援武汉。妻子的飞机尚未抵达武汉,家中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但他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前线。李观说,自己是医生,是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对在武汉前线抗疫的妻子,他心存牵挂的同时,更多的是全力支持:“孩子和父母都挺好的,家里都支持她的决定,希望她安心工作,保护好自己,我们等她平安归来……”


李观正在抗战疫情一线


取消婚礼赴“战场”

自南溪山医院进入战备状态以来,战斗在第一线的同志们不能回家过年,也无法与亲人团聚,甚至连结婚都延期了。感染性疾病科医生赵孝荣原本打算过年回老家跟爱人登记结婚,为了这场战役,她留了下来。

赵晓荣接受媒体采访


“我原本与恋人相约2020年2月2日领证携手一生,当看到医院党委、团委发出号召,鼓励医护人员加入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一线的倡议,我义无反顾的报名来到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工作。”同样因为抗疫战斗而推迟结婚的还有综合重症医学科的蒙燕。每天,蒙燕与同事都要以四班倒的形式,身着厚厚的防护服进入感染病区。病区内近7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汗水把贴身的衣袜浸湿透,为了方便工作,甚至需要使用成人纸尿裤。

身穿防护服的蒙燕


战“疫”前线忍痛断奶

卿莉是桂林市第三人民医院呼吸科主管护师,今年30岁,在桂林市第三人民医院待了十几年,经历过甲型流感等疾病的防治。1月26日大年初二,卿莉匆匆告别家人从灌阳返回医院,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战斗中,她告诉孩子,“妈妈去打怪兽了”。

正在哺乳期的她,因为乳汁没有孩子吸吮,全部挤胀在乳房里,疼得她只能佝偻着背缓解。特别是做看护时,不能吃不能喝,防护服也不能脱,疼起来连冷汗都没办法擦。但她知道,这时候自己绝不能退,为了工作,就把奶断了吧!于是,她开始有意识地控制挤奶缓解疼痛的时间,让乳汁慢慢减少。到2月3日,历时9天,为了工作,她成功“断奶”。她说,离开隔离区,自己最想的就是孩子,很希望早点打赢这只“怪兽”,然后回家好好抱抱孩子。“但我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将来有一天,我会把这段经历告诉告诉孩子,我相信他不仅可以理解妈妈,更会为妈妈感到骄傲。”


告诉孩子去“打怪兽”的卿莉